王者荣耀破解版无限卷下载 > 無限求生直播 > 第49章 我就是一個俠客

王者荣耀女英雄:第49章 我就是一個俠客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市里,最大的五星級酒店,頂級的總統套間,兩百平方米的超大豪華房間,來到這里的時候,喪狗都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段時間,我可以住在這里?”喪狗指了指這個房間,會客室、餐廳、臥室、書房和浴室都有,而且浴室里面還有一個五平方米的超大浴池。以前在他的家鄉,自己都沒有住過那么高級的地方。不是說住不起,而是家鄉沒有那么豪華的酒店。

    “嘿嘿,狗哥在異世界帶回來的黑科技,對于我們中華聯邦來說非常重要。就您的貢獻,在下次直播以前,住宿費我們自然會一力承擔。當然,若是狗哥希望住在獨立的房間,我們也會在周圍,物色一個別墅!”牧良逢笑道。

    也是沾了喪狗的光,他在這里也有一個房間,只是沒有這個那么豪華,食宿費報銷。不過稍后,他還要向家里人說一聲,讓家人把換洗的衣服給送過來。到底是個工薪階級,比不上喪狗這個有錢人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都不知道,下次直播是什么時候……”喪狗看了看屏幕,一個多小時,結果什么都沒有出現,看來異世界的錄播也沒有那么快出現。一時間周圍一切變得靜悄悄的,感覺反而有點不習慣。

    “安心好了,中華聯邦不會虧待任何一個功臣。我問過上面,狗哥若是不直播了,中華聯邦的軍警系統歡迎你的加入。哥帶回來的黑科技,專家會評估價值,然后會把相應的紫金,達到你的卡內。對,就是你在那白色房間得到的那張銀行卡,我們已經核實過了!”牧良逢微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給政府拉攏我???”喪狗大笑。

    “上面交代,小的也沒辦法??!”牧良逢攤開雙手,私下其實也沒有那么嚴肅。

    “得,不想廢話,你也知道,我回來的時候在半夜,我不管你們這里是不是白天,我需要睡一覺,可以吧?”喪狗也懶得說。

    “好的,這點我們已經考慮到,另外換洗的衣物會稍后給狗哥送過來!”牧良逢點頭。

    “服務還真周到???”喪狗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“這還是我提議的……”牧良逢得意地說道,他來的路上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可以!不過不要那么諂媚,我不喜歡?!鄙ス芬脖礱髁俗約旱奶?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牧良逢點頭,然后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喪狗把背包拿了下來,禁忌的東西已經都給收走,平面斧和現代斧,甚至是登山鎬也給了軍隊的人去研究,一個永不損毀的武器,若是能夠研究出來的話,那就太可怕了。就算不能,把它重新熔鑄……問題是能損毀它嗎?!

    “累了……洗洗睡唄!”也懶得考慮這個問題,自己就留了一個無限能量的打火機,還有一把砍刀,其他的也的確用不著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跳入充滿了熱水的浴池里面的,這感覺是真的爽,這個浴池,感覺直接在里面游泳都可以了……當然,也就是想想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,人過的日子……前五天,扣除第四天晚上,我稍微睡了一個湊合的覺外,基本上就沒有能夠好好休息?!鄙ス犯刑?,其實最讓他慶幸的是,無人機沒有拍攝到他,也不必擔心會暴露什么。

    出來的時候,外面已經有換洗的衣服,貼身的衣物,還有一雙嶄新的皮鞋。衣服的款式偏休閑型,很適合活動,這也很適合他。

    “狗哥,晚飯打算吃什么?我們中華聯邦的食譜可是很豐富的哦!”牧良逢剛好也是這個時候,在外面敲了敲門,問了句。

    “隨便吃點什么吧!來點西北的菜系!”喪狗本來打算隨便,畢竟之前吃了幾天的罐頭烤肉什么的,還有什么好嫌棄的。不過不知道為什么,特別懷念家鄉的飯菜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立刻通知!要不要先跟我去餐廳?”牧良逢詢問。

    “好??!反正也沒事做!”喪狗想了想,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狗哥……”吃飯的時候,牧良逢好奇地問了句,“按照之前直播時你說的話,你真不是混社會的?不得不說,你剛出來的時候,給人的感覺就是混社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確不是,我等俠客,或許有點放蕩不羈,但遵紀守法!最看不慣的,便是那些社團,或者說我們一直都是與社團作斗爭?!鄙ス芬×艘⊥?。

    “我看以前的一些記載,你們俠客可都是高來高去……一言不合……”牧良逢試探著問道,在以前的記載里面,那些俠客可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。

    唐朝有個叫做李白的,那首《俠客行》的,那俠士可不是什么好人!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古代,要在現代存活下來,俠客要變,門派也要變……規矩,也得改……”喪狗此刻也稍微有點陷入回憶之中,或許已經5歲的關系,有點容易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以前也問過大哥,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規矩,那么多的限制。門派要幫助地方政府抓拿各種犯罪分子,而且還是義務幫忙,可一把熱武器都沒有,最多只能依靠暗器。為此陸續有兄弟離開,每次有人走,他都會質問大哥,為什么?!

    “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!”喪狗直接靠在椅子上,“大哥被我逼得不行,就這樣告訴我,哪個時代都一樣,普通人可以惜命保身,但總有人要站出來做點什么。若是我們連站出來都做不到,那學武有什么用,當這個大俠,又有什么用?!”

    “這不,還有軍警么?”牧良逢聽出了這句話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國是大家的國,沒有國,哪里有家?國家繁榮富強,我們這些門派,才能發展起來。我們雖然沒有直接吃國家的公糧,但我們也有義務去保衛這片繁榮,這是我們的俠義,也是我們的立??!”喪狗直接拿起酒杯,灌了一杯,“老大就是那么跟我說的,若是連立場都不明確的人,那么連自己是誰,應該做什么,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問題是,誰又能堅持下來?”牧良逢覺得不太現實。

    “這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!”喪狗雙手撐在餐桌上,“前呼后應,腰纏萬貫的日子;還是看著你的老鄉,過著不需要擔心壞人的生活,看到你,會投來感激眼神的日子……有段時間我不懂,后來我懂了!我們那百姓,每年都有人私下去祭拜我那幾個同門的兄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