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者荣耀各英雄图片:第九十章 露出獠牙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院子不大,中門大開,內里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在中間,跪著一個青年男子,頗為狼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無他人。

    姜凡走了進去,來到了青年男子身前,俯視打量,同時展開了卷軸,低沉道:“楊??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青年男子抬起頭,長眉瘦臉,一雙眼睛格外狹長,他看著姜凡,露出古怪之色,“就是你要審判我?你可知我身份?”

    “楊俊,二十三歲,一年前入道,一流宗門混元宗核心弟子,半年前下山,夜宿青山鎮客棧,見色起意,不從,強迫而殺,后惱怒,殺店家等十八人,縱火焚燒,揚長離去;三月前,閔城內,壞三女子清白,殺八人;十天前,百河郡內,囚禁一女,事后殺之?!苯怖潯?,“我說的可對?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凡夫俗子,殺了就殺了,再說,能被我殺,是他們的榮幸!”楊俊冷笑,“你可知,巡查司第一關之審判,都會被記錄在案,一旦你定我之罪,明天就能傳到我們混元宗內!在混元宗,我是核心弟子,拜一位大長老為師。你可知大長老是什么修為?元神第三步,只差最后緣法,就可證道地仙。小子,你可要想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若叛你無罪,你就可安然離開?”姜凡反問。

    “當然,這是巡查司的規矩,至少這一次會放過我!”楊俊抬著下巴,哼道,“我等修仙問道之人,本就要取天下資源奉養己身,至于凡夫俗子,在我們的庇護下,自然要任我門予取予求?!?br/>
    “楊俊,我叛你死罪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敢!我若死了,你必然活不成。一個小小的巡察使,我師父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個臭蟲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等著,看一看,到底誰才是臭蟲?”

    姜凡說罷,一掌拍在了對方頭頂。

    楊俊一顫,七竅流血,倒地而亡。

    一雙眼睛,還帶著難以置信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姜凡目光一轉,看向了左側。

    水波蕩漾,出現一位老者,捋著胡須,微笑點頭:“好敏銳的感應。不錯、不錯,干脆利落,該殺就殺!記住,我大宋皇朝的宗旨,就是庇護天下之民,雖然做不到人人平等,但要盡量去?;?。修者高高在上,然而在修煉之前,哪一個修者不是普通人?就連當今人皇都說,在修煉之前,他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山村少年罷了??捎行┬拚?,自以為掌握了一點力量,就高高在上,忘記了自己的根,忘記了自己的本,這等人物,不忘為也就罷了,一旦肆無忌憚,你給我記住,見一個殺一個,見一千殺一千,哪怕王子郡王,也一概論之。你還要記住,我們的后臺是人皇,大鴻世界的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姜凡動容,“我這是通過了?”

    “第一關通過了,后面的也就不難了!”老者道,“我是州城的執事王留興,將來到了州城,可來找我!”

    王留興化作一道流光離去!

    門外,長垣和南宮柔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這些宗門弟子,都該死!”長垣看著尸體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長垣爺爺,人家也該死嗎?”南宮柔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“呃、哈哈,你看我,又一概而論了!”長垣打了個哈哈,看著姜凡道,“不錯,接下來就是第二個任務!”

    說著,他拋給了姜凡一個卷軸。

    姜凡打開一看,這個任務簡單,就是鏟除城外的一窩匪徒。

    “這一伙匪徒,也是半月前流傳此地,扎根河道深處,不宜圍剿,正好交給你處理!殺了之后,不用處理,自會有人前去驗證!”

    “好!不如將第三個任務也給我,省的麻煩!”

    “第三個任務?也好,也是在城外,滅了匪徒,可以一并解決了?!背ぴ幟貿鲆桓鼉碇?,“這個任務不簡單,你可要小心了,別陰溝里翻了船。記著,帶回頭顱!”

    沒有停留,他轉身離去:“這里自會有人處理,你不必理會!”

    夜色更深。

    長街上,一男一女并排前行。

    “你要連夜完成任務?”

    “宜早不宜遲,今夜就去,爭取明天午時之前返回!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?女孩子家家,不要打打殺殺,表姐,趕快回去學女紅,將來好嫁人!”

    “女人都要嫁嗎?哼,還不如養寵物!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養一條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泰迪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!沒什么!”姜凡大有深意道,“女孩養狗,很不好,真的很不好!”

    “至少比男人忠誠!”南宮柔冷笑,“走吧,我隨你一起去,省的發生意外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姜凡閃過怪異之色。

    兩人踏空而行,速度非???。

    城外河道密布,蘆葦到處都是,往里面一藏,很難找到,卻難不住巡查司的情報。

    任務地點也被標記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一百零八人,只有三個先天境界,竟敢流竄到郡城之外,是以為百河郡剛剛遭受大劫,想要撈一票吧!”姜凡過處,留下一地的尸體,踏空而去時,不禁感嘆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這樣!”南宮柔點頭,“第三個任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該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不是外人,只要不出手,這方面沒有強制性!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展開卷軸,姜凡邊看邊說,“三前天,小清河和紅河交叉口處,來了一水妖,盤踞不去,開辟水府,斬之!”

    “水妖?難道不知,百河郡城附近正在嚴打,這水妖還敢來?真是不知死活!”南宮柔搖頭,“什么水妖?”

    “八爪魚!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前段時間傳的沸沸揚揚,郡城之災就有一個本體是八爪魚的元神大妖參與,為了給皇朝一個交代,被龍宮誅殺。想來八爪魚一脈被驅趕了,沒處去,就流傳到了這里?!?br/>
    “或許吧!”

    明月高懸,清風徐徐。

    腳踏長空,翩然若仙。

    很快,他們就來到了小清河下游。

    前面是寬八百米的紅河,浩浩蕩蕩,直入東海。紅河滋養兩岸,卻也孕育不少水妖,海中大妖也經常逆流而上,掠食兩岸百姓。

    姜凡二話不說,一頭扎入了河中。

    真氣運轉,撐起防御,將河水排開。

    很快,在入河口一側的巖壁上,他就發現了一個寬敞的洞口,上面竟然蕩漾著一層光芒,自動的阻擋水流。

    內里光明如晝,一眼望去,似有雕欄畫棟,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正中坐著一個頭頂長著八根觸手的怪異男子,正在飲酒。

    姜凡身子一頓:“不對!八爪魚三天前才來,怎么會有這么好的洞府?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感覺到背后傳來一股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,就運轉玄功,可依然沒有擋住,整個人被拍入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表姐,為什么?”

    姜凡驚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