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者荣耀破解版无限卷下载 > 特種兵王 > 第六千八百六十八章 識別出計謀

王者荣耀破解版无限卷最新:第六千八百六十八章 識別出計謀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第六千八百六十八章識別出計謀

    宋楚揚微微咧開嘴角,道:“以晚輩之見,如今這位青煙閣現任閣主二弟霍繡,能夠坐上這個位置,也并非完全因為殲險之道?!?br/>
    丁戀山聞言,自是心生不滿,但他也沒有馬上發作,只是問道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宋楚揚理了理思緒道:“當初兩位閣主,也是各懷心思做了那些事情。如今看來,兩位也算是各憑本事爭取這唯一的大位了?!?br/>
    見丁戀山眉頭緊蹙,宋楚揚繼續說道:“霍繡欺騙大哥,奪了位置,并不算光彩,但是這些年來,他不止沒有讓青煙閣衰敗,還能在各派爭奪之間,讓青煙閣立于不敗之地,甚至成為煉寶方面的第一勢力,其手段也不得不令人敬佩?!?br/>
    “而且,據說霍繡如今已經是原始星尊中期,修為在各勢力大佬之間,也可算是佼佼者?!彼緯錛絳鉤淶?,“是想,若是你那位祖上霍錦,是否真的可以做到如斯地步?”

    丁戀山卻是陷入了沉思……

    的確,他那位先祖,連自己弟弟的計謀都識別不出,想要在紛雜的青冥原始星空,立于不敗之地,恐怕也會困難重重。

    車琳也跟著附和道:“的確如此!若不是你那位祖上,碰巧救了那個戰甲閣的閉關長老,而他又恰巧知道此事的緣由,恐怕至今都不會認清這份算計吧?”

    車琳想了想,說出最可能的結果:“搞不好,如今你們這些子孫,蒙在鼓里,還要一直感念著你們那位先祖胞弟的恩德呢!”

    丁戀山愣愣地看著宋楚揚和車琳二人,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呀,作為朋友,我要好好勸勸你?!背盜找桓庇鎦匭某さ難鈾檔?,“該放下的就放下。你既然與青煙閣霍繡同宗,那何不攀上這份關系,好好加以利用呢?”

    丁戀山看了看宋楚揚,再看了看滿臉誠懇地車琳,道:“你們是收了青煙閣什么好處么?怎么好像一直都在替青煙閣說好話?”

    宋楚揚有些尷尬地看了看車琳,丁戀山這老家伙,雖然什么都不知道,倒有種料事如神的感覺,讓他不覺暗暗冒汗。

    說宋楚揚收了青煙閣什么好處這話,倒是不假,這也是宋楚揚與霍敏智等人虛與委蛇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車琳自然也知道宋楚揚此刻心中動蕩。

    他忙轉移話題道:“丁戀山,你先前說只要材料充足,修為提升,便可煉制合適的法寶,難不成青煙閣這傳家的手藝,你已經掌握了?”

    丁戀山臉上笑呵呵,看著兩人一副自得的模樣。

    宋楚揚也是一副好奇的表情看著丁戀山:“你那位先祖……”

    丁戀山嘆了口氣,知道他們早晚會問到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先祖他老人家,運氣不錯,與混沌槍皇的幾次纏斗中,沒有被對方斬殺,撐到混沌槍皇快要落敗,先祖長舒一口氣,以為可以平安回去?!倍×瞪較趕富匾渥拍竊繅焉羈棠院5拇?。

    “誰知……難逃天譴?!倍×瞪揭⊥誹鞠⒌?。

    “天譴?”宋楚揚疑惑地重復著。

    丁戀山點了點頭,道:“據先祖遺言所說,在大戰快要結束的時候,沿途突然天降雷罰,本來大家完全可以抵擋,誰知大家的修為,莫名其妙的開始被禁錮!有力使不出……”

    車琳驚愕地看著丁戀山:“何來的天降雷罰?”

    丁戀山搖了搖頭,道:“先祖也不知為何,只道其威力驚人,即使青冥原始星尊和輪回原始星尊都難以抗衡,落荒而逃,不過他兩畢竟修為超絕,所以,死里逃生,逃了回去,而很多人根本經不住雷罰,紛紛隕落!”

    車琳倒吸一口涼氣,沒想到那天降雷罰,竟然有如此威力。

    丁戀山無視對方驚訝的表情,只道:“我那先祖霍錦,雖然得以在天降雷罰的攻擊下,保住一命,氣海卻被擊穿,修為散盡,從一名原始星尊初期大佬,直接變成凡夫俗子?!?br/>
    車琳不禁愕然,他轉頭看向宋楚揚,卻見宋楚揚一臉淡定的模樣,似乎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車琳自然不知道,宋楚揚前不久,觀看了近萬個掠影衛的鑄就蓮身,其中不少人被擊隕落,這還是自己引導控制有序的情況下,仔細想想那雷罰,估計威力極大,擊死那些大佬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車琳沒有過這樣的遭遇,只驚嘆于那天降雷罰的可怖,更為那從青煙閣大閣主霍錦,修為散盡而叫屈。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,想要再次修煉重返青冥原始星空,已經沒了可能?!倍×瞪教玖絲諂?,“無奈啊,畢竟凡人能夠存活于這世上的時間有限,可是這仇又不能不報,否則死不瞑目?!?br/>
    “所以,他就把希望寄托于子孫后代了?”宋楚揚用肯定句陳述著。

    丁戀山頓了一下,隨后點了點頭,道:“他一氣之下,改了姓,然后一直努力培育子孫后代,希望能夠培養出一兩個資質非凡的,早日重返青冥原始星空,為他報仇!”

    “奈何,凡人的壽命畢竟有限,直到他過世后很久,才……”丁戀山嘆著氣,說道。

    宋楚揚嘿嘿一笑,道:“直到你出生,才讓家族的看到復仇的希望?”

    丁戀山似乎想到什么,又默默嘆口氣。

    “前輩你怎么如此糾結?”宋楚揚看出丁戀山有些有苦難言的模樣,問道。

    丁戀山一臉看到知音的模樣看著宋楚揚,道:“自我修行以來,便被灌輸要去青煙閣復仇之事?!?br/>
    “只是,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將自己與那么多年前的恩怨情仇相連?!倍×瞪揭槐呔醯么聳掠胱約何薰?,一邊又覺得自己有違祖訓。

    “莫要說,我無力前往青煙閣找那霍繡尋仇,就是有能力,我這么做,又是為了哪般呢?”丁戀山越說越覺得憋屈。

    宋楚揚和車琳互視一眼,都知道這件事,到底該站在哪一邊,并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!

    畢竟勸慰丁戀山是一回事,若是真的阻礙他為祖先報仇,造成什么后果,他們可是負擔不起……

    于情,應該報仇,于理,似乎又不該!當事人都這么糾結,何況他們這些旁觀者呢?